欢迎光临九三学社吉安市委员会网站 | 社员投稿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
  • 网站首页
  • 本社介绍
  • 社务动态
  • 参政议政
  • 思想建设
  • 组织建设
  • 人物撷英
  • 社员艺苑
  • 在线交流
  • 文件下载
  • 点亮生命之灯

    作者:温志琳 更新时间:2018-3-9 15:32:39 来源:九三学社吉安市委员会 【字号: 】 浏览
          某天,一个孩子推荐我看了美国片《终结者》,我一边惊叹西方人的想象力和创新思维,一边感慨再不学习连电影都看不懂了。在这个日新月异的世界面前,我们比孩子大多少岁,就比他们落后多少年。再不要对孩子们说什么“我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还长,我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饭还多”的混账话。于是,学习又成了第一要务。每天的每天,我给自己定读书任务,从哲学到历史到文学,或走马观花或深度揣摩;央视纪录片,一集一集观看,做笔记,了解社会政治经济走势;假日暖阳下,带着备课组老师去农业园开读书会;无课的午后,领着年轻老师去书画院观摩书法作品。
          新年的祝福还未散尽,各种工作任务就堆到眼前了,时间已经快到让我没兴趣去感叹其快了。可是,人生的大幕,随着我打开自己的步伐,正徐徐向我展现其妖娆,无限的可能等待着我。
    曾经,35岁在我看来都是令女人惭愧的年龄,以为得靠腆着脸卖萌和装嫩活着;如今,我都“四张”了,依然活得如此真实,坦然,勇敢,好奇。
          某个中午,躺在好友办公室的沙发上午休。随手拿起桌上一本据说很畅销的《林徽因传记》,半个小时翻下来,突然很生气,把书一扔,觉却睡不着了。
          好比吃块生日蛋糕,全是厚厚的人造奶油,寡味的浮夸塞满嘴,有上当的感觉吧?多么空洞的一本书!
    好友推门进来,我的连珠炮牢骚开始发射了:这书谁买的呀你读了有什么感觉?为什么通篇堆砌唯美的词句却找不到落脚的实质意义?没有把人放在厚重的历史和纷乱的时代中进行记录,能称为尊重史实的传记?那么多假模假式的言情幻想不是废话一箩筐?女人们热捧这样的书满天飞,不浪费纸张资源?
          好友错愕,然后大笑“你不是女人吗?”发泄这一通的我也自觉好笑,“这样的书,我十八岁的时候确实会看”。
          话说回来,随着年岁渐长,我潜意识里开始抵触“男女有别”的阅读观(虽然事实确实如此),特别不情愿强化作为女性阅读群体一员的意识,怕人说“头发长,见识短”。啥事儿都可以有性别意识,独独在“读书”这事儿上,得扔掉女人天生的惯性,换一个思路做取舍。
         这点儿认识,是走了好长的路才逐渐悟得的。
         人生第一本自己买的书,是在矿山里那个板壁房的灰暗小卖部里得到的,全彩页的精美儿童书,仿佛还记得是一角五分钱。也许牙膏皮换来的?也许路边捡到的一角钱?总之是惊喜。后来陆续拥有了不少童书,自然是兄弟姐妹共享,无所谓男孩女孩的书。记忆最深是意大利经典《爱的教育》,贫寒也罢殷实也好,父子师生同学邻人朋友,人生的悲苦、温情和友善尽在其中。
          念中学了,琼瑶金庸的风靡像飓风扫荡过草原,无人能躲过。少年的英雄行侠梦做做就忘了,少女们却欲罢不能。满脑子情深似海,书也越念越不在状态,多少女孩子带着小说里得来的想象走进幻灭的现实。现在回想起来,我这个一直把语文书当课外书来读的孩子,在翻来覆去读文章和诗词中找到阅读的乐趣,相对于言情武侠的沉溺,算是一个成功的逃亡者。
          进了中文系,读小说读闲书成了正事儿,席慕容张抗抗勃朗特,梁晓声沈从文,但丁莎士比亚托尔斯泰福楼拜……读过的文字是点水的蜻蜓,掠过水面了无痕迹。站在宿舍窗前远望一带青山隐隐,校园里紫桐花远远盛开送来芳香。我们太年青,岁月跑得太急太轻飘,来不及真正弄懂那些文字。
    往后,这般有一搭没一搭的“浅读”又延续了十几年,直到在一个文学论坛遇上火星马丁。
    那会儿我刚刚结束中文自考本科的学习,理论和阅读的积累带出了一个副产品:写点小文章。彼时网络文学论坛上正流行“杀人”游戏,用虚构的文章把你想“杀”的对手PK出局,考验想象力和文章急就功力;更有层出不穷的文学比赛和激烈的论争。决战正酣时火星马丁出现了,那是慧星划破夜空的炫目,所有人都清楚地看到:高手来了。即使不断地变换网名,那汪洋恣肆倾泄而下的文字风暴里包藏的丰富历史哲学和自然科学知识,让对手一读即知是谁,却无从接招,唯有膜拜。
          热闹了几年的论坛江湖终究散了,火星马丁却成了唯一还点亮在我QQ里的头像。
          之后我在慢慢开窍,读张爱玲萧红王小波,读陈忠实韩少功马尔克思……火星马丁偶而会小小地嘲笑几句,却也不断善意发来建议阅读的书单。科学史、世界史、哲学、宗教甚至科幻,一路跑马地阅读,渐渐意识到自己在小女人的阅读方位停留了太久,阅读的局限造成了致命的思想局限和思维局限,写不来有份量的文字是必然。到我为赫拉巴尔《过于喧嚣的孤独》和巴别尔的《骑兵军》写荐文时,他的肯定终于来了,谈到他们文字的力度、节奏、韵律感,说老子对西方哲学和文学的影响,说享利·米勒、陀思妥、加缪和萨特。人类文明发展曾走过泥泞黑暗的历程,也曾历经特别辉煌的阶段,东西方文化的冲突与融合从未停息……从稀里糊涂的休闲式阅读到自觉的知识积累,我走了多么长的一段弯路啊。而火星马丁,这位从东北石油重镇走出来的高知,引导我走入知识世界的人,我其实连他的真名都不知道。
          某种意义上,文字是生命之灯,给予我们聪明才智的灯。多么期望点亮我们生命的灯都一样光华璀璨,无论男女。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用户名:匿名发表 *不选请在前面输入您的大名
    *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请输入4位数的验证码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